微博@莘萝Della,约稿请私信。图片用作壁纸、头像都可以。

在我同小阮相处的日子里,兰溪村的人从来没放弃过要杀我,他们中显然有像清猗一样有勇有谋的人做了新的首领,他策划着一切,建立起队伍,指点着村民。但我从没放在心上,也不想去了解他们做了些什么,因为他们不可能对我构成威胁。

虽然这样想,但我下山杀人饮血的时候,在出现的阻挠我的队伍中,我注意到一个男子,他的目光坚定有力,他逼视着我,我大概知道他可能就是取代清猗的那个首领。他同清猗的单打独斗、深入虎穴不同,他似乎在调动更多的力量,在策划一场精心的布局。

就在小阮走后的那天夜里,我变回兽形下山如常饮血,我收到了他递给我的战书,上面说明日清晨约我在山上空旷处对决,我看着那封战书,觉得有点可笑。

这位男子...

+

“小阮,我每天在家里也没事干,大夫开的药我替你煮吧,你每天只要来喝就行。”

小阮笑着说:“我哪有空天天来,我自己拿回家煮就行···”

我打断了她的话,塞给她一包药,“那你不上山的话自己在家煮,上山的话我给你煮。”我自己这儿留了五包,我希望她能常常来这儿。

小阮的眼眸中现出一抹诧异,我送她出了府邸。

织后来问我:“那个大夫你怎么没喝了他的血啊,大老远把他请上山,送到自家窝里了,你居然放他走了。”

“我以人形请的他,没露破绽,再说他替小阮看过病,我没想要杀他。”

织啧啧道:“你什么时候还变得这么仁慈了?”


那日,小阮来这儿喝药...

+

我下山变回兽去吸食人血的时候,村民忽然有组织、有阵法地用箭射我,而且这箭的威力也比以往增强了。

自从清猗死了以后,我的日子曾经舒坦了很长一段时间,因为清猗这样的剑术独一无二,而且她是村中想杀我的队伍里的女首领。

但是现在发生这样的事,我大概能猜到,兰溪村想杀我的力量又崛起了。

不过,他们这都是无济于事的,因为我受伤的地方都会自动愈合。但是这一次,他们中有人恰巧射中了我的命门,只有这个地方的伤口,我是无法立即恢复的。

因此我回到山上的府邸后,立刻想要包扎伤口。

织不在家中,它应该是出去找东西吃了。

我搬了桌子到庭院里,脱去了上衣,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很温暖,这一点小伤并不痛。只不过我自己...

+

整理文件时发现了一篇东西,是我年轻时写的一篇中二且狗血的短篇小说,非常狗血····名字叫《殇》····


我是一只以吸食人血为食的兽,在兰溪村出没的除了我还有另外一只兽。我们常常在夜间活动,杀了很多的人,饮光他们所有的血。兰溪村的每个人都想杀我们。

另一只兽住在哪里我并不清楚,但我定居在兰溪村的一座山上,我在这儿用法术幻化出一座府邸来,有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这是我在以前杀死过的人家中见到的布局,我很喜欢,所以幻化出一个相似的景来。

我还在很多地方种了修竹,我喜欢它们的挺拔。...

+

园林里的一棵绣球

+

端午安康。


看了电影芳华,是我近几年看过最好的电影。


BGM:沂蒙颂

“芳华已逝,原谅我不想让你们看到他们老去的样子。”

“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,最能识别善良,也最珍惜善良。”

+

道姑 ✖️炮姐


BGM:红蝴蝶

+

灵感源自拙政园里的飞燕草


BGM:最爱

+

BGM:心爱

+

浊酒一杯天过午,木香花湿雨沉沉。

原片,懒得修了,就是一个记录混更

+

山鬼

最肯忘却故人诗,最不屑一顾是相思。 西游记后传真的好看。

+

虎丘游记

+

今日小区里的花花

+

小说《九韶》   角色:阿靖 (人物动作有参考)

第二张纯背景版


      合教仪式这天,阿靖在比完剑后,私下里拜别夏漌生后就悄悄离去,除此以外没有和任何一个人打招呼。奈何这天夜里忽然下起瓢泼大雨,阿靖刚刚下了蜀山,还在郊外,只能躲进一座破庙里避雨。
  
  就在这时,破庙外忽然走来一名同他一样打扮的蓝丝白衣的男子,他打着一把孟宗竹的油纸伞,雾雨岚岚,草色渐深,只是他的衣服上却有着细细的红色绣花。
  
  阿靖倚在庙门上,一只脚踏在庙的门槛上,双手交握着剑,气定神闲地望着纷乱的雨打在那人一...

+

小樱同人

+

元宵快乐🏮 吃糖

《山月》  云将&女主

+

《山月》 

女主(少年时期)    浮云游子意,落日故人情。


一出场便接近中年了,少年时的女主只存在回忆中。


+

新年快乐!

下了CC2018,还在熟悉中,不过比CC2015实在进步很多,笔刷这方面特别爽。

BGM:Ice cream

+

桔梗·群星闪耀

+

《山月》

重要角色:海神若

颜值:四星

智商:五星

情商:五星

武力值:五星

综上,这是一个智商情商各方面都爆表的角色,虽然角色还蛮重要的,但翻了翻出场确实不多。随便选了一段:


      蛙跟在海神若的后面,走了许久,来到海边的两棵垂柳树下,海神若对鲲摆了摆手,意思是让鲲离去。鲲往空中一跃,变成大鹏鸟,迅速飞离而去。
  海神若轻轻靠在柳树边,怅然地望着远方海上的明月,明月的光辉洒在海神若的脸上,现出棱角分明的冷俊感。他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,散发出淡淡的光泽。
  蛙站在他的对面,等待着他说些什么。
  然而许久,明月照...

+

山月 

安歌&女主

    “ 我那时正是十五岁的年纪,很容易幻想那种青春之事。我常常会陷入一种美好的幻想,幻想我长大以后,那位红衣姐姐就真的成为我的恋人了。
  但是我很清楚这是幻想,我一边构造幻想,一边又摧毁它。我感到我的渺小,我感到我配不上她。这时候我很羡慕那位安歌,我想成为他。
  只有他才同红衣姐姐相配。
  我缺乏勇气、担当,我感到深深的羞愧。“

+

点绛唇

江南二月春,东风转绿苹。不知谁家子,看花桃李津。白雪凝琼貌,明珠点绛唇。行人咸息驾,争拟洛川神。


+

云将&女主&白泽

《山月》

云将离开了莘萝的视线,仰头望天,明月如水,温婉静夜。他想,莘萝从此以后便要消失了,亿万年以后,直至永远。永恒的静默时光里,从此就再也没有这个人了。
人生有时,岁月无终。

(这段情节和插画无关,插画应该是结局后的场景了。只是这句重要的话在这段情节里出现,是当时云将脑中所想的一句话,可以说是小说的中心思想了。意思近乎于: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)

关于白泽,小说这样描述的:

乌鸦的黑毛又被云将拍掉了几根,乌鸦转身振翅而飞,冲破天际之时,乌鸦的羽毛变得全身雪白,姿态如同龙和鸾鸟的结合,头上有龙的犄角,尾巴却同鸾鸟一般好看,全身雪白,唯有额头带着一点...

+

真·元旦贺图

+

1.眼界和思考比技法更重要。

2.画画只是一个爱好,如果哪天画画的热情不再,那便不画了,我的生活中有比画画更有趣丰富的东西。


+

Merry Christmas

+

© 莘萝 | Powered by LOFTER